第八十三章 血泊中的月季花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雨天十 書名:全職業獵魔人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第一個房間,這里住著的是名單上的第一個人。

    空((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的房間中,一個形容枯槁的人躺在(床chuáng)上,柯宇幾乎感覺自己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具干尸!

    這具“干尸”從樣貌上已經分辨不出年齡,他只是一言不發的躺在(床chuáng)上,雙目空洞的望著天花板。

    “有人來看你了,你要不要起來說句話?”姜醫生走過去,在他的耳邊輕輕說道。

    “干尸”依舊保持著自己的姿勢,連眼睛都沒有轉動一下,柯宇看著灰白的天花板,又看看他空洞無神的眼睛,問道:“他是什么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的。”

    姜醫生想了想,“應該是在半年前,他剛被送過來沒幾天,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柯宇聽完轉頭看向李詩文,李詩文翻了翻白眼,意思是不要來問我,問我也沒有用,柯宇又說道,“那他這樣是什么病癥。”

    “緊張(性xìng)精神分裂癥,基本上除了吃飯和上廁所,他都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狀態,就連打針的時候也不例外。”

    柯宇點了點頭,他突然感覺自己沒什么話好問了,他轉頭剛想看看李詩文,沒想到李詩文卻扭過頭去一言不發。

    這是什么意思?

    柯宇心中有些疑惑,明明是李詩文要來調查,為何她卻一言不發。

    但之后柯宇還是迅速的冷靜下來,李詩文不是自己那些不靠譜的同學,她絕不會無緣無故做這種事(情qíng),她一定是想讓自己做些什么。

    于是柯宇趕緊捂著自己的肚子,“哎呦,我肚子好痛呀,姜醫生你能不能帶我去一下廁所,我上個廁所就好了。”

    柯宇的演技十分的拙略,但姜醫生卻十分擔心的問道:“你來之前有吃過(肉ròu)嗎?可能是食物中毒了,現在六月份,(肉ròu)一過夜很容易就放壞的。”

    說著帶著柯宇走到了門口,柯宇走到門口的時候用余光撇了撇李詩文,只見她從自己的口袋了掏出了一個小瓶子。

    果然是這樣!柯宇心想李詩文果然有所準備,只是她提前沒有說,讓柯宇一陣好猜,還好自己沒有領會錯她的意圖。

    柯宇走到廁所,假裝進去上了個廁所,等他回來的時候,李詩文已經和姜醫生從房間里面出來了。

    姜醫生走上前,“柯記者你沒事吧!”柯宇擺了擺手,“沒事,就是正常的生理排放而已,沒有食物中毒的跡象,我現在感覺舒服多了。”

    說著,還學著班長的樣子,活靈活現的(挺tǐng)了下自己的(胸xiōng)膛。

    李詩文微微的翻了個白眼,柯宇一下就讀懂了她的意思,他知道李詩文是在說自己的演技太僵硬了。

    但緊接著他也毫不示弱的皺了皺眉毛,他想說要不是我,你哪有什么機會做小動作。

    幾人走的是第一層,名單上的人大部分是在第一層上,不過也不知道李詩文對姜醫生說的是什么要求,他們一路上多走了好幾個房間。

    上三樓的時候,柯宇瞬間就想到了那個月季花窗口,不知怎么的,他心中竟然有一點小小的期待。他很好奇,究竟住在這個房間中的那個女人是什么樣的。

    他感覺月季花窗口可能是這個病院最有生氣的地方了,他在外面的時候,整個病院都是灰色的,只有月季花呈現著紅色的色調。

    幾人順著路走了過來,果然走到了月季花房間中。

    一打開門,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只見一個女人躺在房間中,她的手上握著一朵花,她的(身shēn)體像綻開的月季一樣,鮮血滿溢了整張白色的(床chuáng)鋪。

    在她的旁邊,一株月季藤順著窗戶爬到血泊里,倒像是在吸食著血泊的養分。

    “媽媽!”柯宇聞言轉過頭去,一個小女孩跑了過來,她的手上還抱著一個木偶娃娃,正是剛剛在樓下遇到的小女孩!

    后面的護士手無足措的看著面前的幾人,她的眼神中充滿了害怕。

    小女孩跑了過去,手中的娃娃落到了地上,娃娃在地上摔了幾下,那張可以活動的嘴巴居然掉了下來。

    柯宇突然想到小女孩說過的那一番話,他心中無比震驚!

    ……

    柯宇和李詩文已經離開了醫院。

    柯宇開著車,在回學校的路上。他遠遠的望去,在夜色之間,整個精神病院如同一座在夜幕中的古堡一般,一群渡鴉盤旋在大樓的上方。

    遠遠的看去,高大的圍墻下,精神病院猶如一座監獄。

    李詩文拿起了自己手上的娃娃,“真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么一樁事(情qíng),你說這個小東西究竟和《精神病患者》有什么關系?”

    柯宇沒有說話,他還是感覺自己的心中有種不舒服,畢竟剛剛碰到了那種事(情qíng),那真是一個令人感覺不太好的意外。

    他沒想到,小女孩的母親竟然就是月季花房間的主人,他沒有想到,女人竟然會是這么一種死法。

    姜醫生報了警,按照現場的(情qíng)況,警察推斷這是自殺,但作案物品是什么的暫且不得知,按理說,病人的房間不會有銳利的物品的。

    警察做了個簡單的現場目擊筆錄,留下了柯宇和李詩文的聯系方式。小女孩暫且由精神病院代為看管,之后在聯系她的其它親人,臨走的時候,柯宇將小女孩已經丟棄的娃娃撿了起來。

    他總覺得這個娃娃和女人的死亡脫離不了干系。

    “也許這就是《精神病患者》里面那個娃娃也說不定。”

    柯宇說道。

    “不可能吧,那本書都快寫了一百年了,這個娃娃怎么可能保持這么久都不損壞。”李詩文說道。

    “只是說說而已,既然亞拉伯罕寫過一個高等魔物的介質,會是一個娃娃,那么也有其它的可能,也許這個娃娃也是‘介質’也說不定。”

    “不可能,我一點魔能都沒察覺到。”李詩文嗤之以鼻。

    “魔能?”柯宇十分敏感的察覺到了李詩文口中的新名詞,這是他從未聽過的名詞。

    “哎呀,說漏嘴了,你不要管這個,就當我什么也沒說,有什么你以后會知道的。”

重要聲明:小說《全職業獵魔人》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八十三章 血泊中的月季花手機閱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