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突然想起來的麻煩

    暴虐的風伴隨著長刀刺入血(肉ròu)的聲音重歸平靜,林靈將刀從冰雕(身shēn)上抽回,若有所思。

    “嗯,可以傳遞冰雪的力量,卻無法傳遞由時空因子加持過的冰雪之力么……這樣子的話冰+風的組合就只能用來清理雜魚了,不過時空因子倒是可以作用于風,就是不放大招群體(性xìng)的殺傷力依舊提升的有限啊……”林靈一邊嘀咕著,一邊甩掉了刀上殘留的血跡。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他會一個人包抄了剛剛那幾個全(性xìng)妖人,一方面是因為看不慣他們的作風,另一方面就是因為想要找人試招了。

    閉門造車,終究只是閉門造車,無數的先輩們已經告訴我們,想要切實的提升戰斗力,一味的悶頭練習是不行的,實戰更為重要。同樣構思好的招式能有多大的威力,同樣需要由實戰來檢驗。

    “少羽,玲瓏他們去前山了嗎?”甩掉了刀上的血跡,林靈隨即問道。以少羽大天狗的能力,在準確的鎖定了某個人的蹤跡之后,監測對方在龍虎山這么大點的地方的動向完全不成問題。

    “嗯,玲瓏姐姐和積瑾花姐姐已經安全抵達前山了,她們在中途有遇到別人,不過沒有發生戰斗,應該不是敵人!”少羽大天狗乖巧的回答道。

    “那就好……”林靈點點頭,接著道:“少羽,注意檢測龍虎山各處的(情qíng)況,如果發生了什么大的(情qíng)況一定要及時報告給我。特別是如果張楚嵐、馮寶寶他們的事(情qíng)。”

    雖然理論上來說出不了什么大事,但是林靈還是打算盯著點,畢竟蝴蝶效應這種事(情qíng)誰說得準呢。

    雖然對于時間線的變動,林靈可以說是樂見其成,卻也不想成為一個瞎子。

    “我明白的,林靈大人!”少羽大天狗認真的點點頭。

    雪女則在這時候好奇的問道:“林靈大人,既然這幾個全新妖人已經被解決掉了,接下來你打算干什么啊?繼續追殺其他的全(性xìng)妖人嗎?又或者是去跟其他人會合?”

    “不,我要去救人!”林靈搖了搖頭,忽然閉上了眼睛,模糊的影像隨之在腦海中形成,幾秒鐘之后,顯然確認了什么的林靈再度睜開了眼睛,“負責守護田老的道長還在,看來龔慶他們還沒有動手……嗯,這倒也在計算之中。”

    “林靈大人要去救的人是那個四肢皆殘的老人家?”雪女顯然想起了田老指的是誰。

    聽到這話林靈的臉色卻是古怪了一聲,他隨即搖了搖頭又點點頭道:“不,我要救的不止是田老,我還要救救全(性xìng)。”

    “哈?”雪女和少羽大天狗幾乎是同時傻眼了,雪女立刻不解的問道:“救全(性xìng)?為什么?林靈大人你不是很討厭全(性xìng)那幫人嗎?而且全(性xìng)有哪里需要你救的?”

    “現在的全(性xìng)當然沒有什么需要我救的地方,但是他們要是真的作死從田老哪里得到了秘密,還把田老弄死了,就是想救得沒得救了!我當然得阻止他們作死!”林靈解釋道,“至于為什么要救他們也很簡單,因為我還需要一個靶子,全(性xìng)可以死可以覆滅,但絕對不是現在!”

    林靈確實不希望全(性xìng)覆滅,哪怕他本(身shēn)對全(性xìng)沒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說是十分的厭惡。但是他確實不想這個邪道組織就這么覆滅了,不僅是為了時間線變動的獎勵,更是為了樹立一個靶子。

    林靈現在需要全(性xìng)在異人界各種跳,以此來掩飾他自己的行動。

    一張白紙上的污跡是很容易被發現的,畢竟那是再顯眼不過的事(情qíng),但是當那張白紙上覆蓋了一層(陰yīn)影之后,污跡就變得隱秘起來了。

    全(性xìng)之于這個世界其實就如(陰yīn)影無異,正是它的存在,讓這個世界上很多本來存在的污跡被掩蓋了起來。而如果被覆滅,公司也好,其他組織也罷,必然都會將更多的目光投到其他的地方。那樣的話不管是誰,想要搞什么事(情qíng)都容易被發現,林靈想得做的事(情qíng)就更容易暴露了。

    而如果全(性xìng)一直存在各種跳的話,那么毫無疑問公司及各種組織的目光就會被全(性xìng)所吸引過去,被他牽制住精力,那么相對的,他們分散在其他的地方精力就會少很多。

    所以林靈當然要去救田老,不管是為了改變事件發展所帶來的獎勵,還是為了以后的大計劃,他都要盡力阻止全(性xìng)作死。

    嗯,說起大計劃……

    林靈又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突然想到了某件事、某個人的存在,想起了在漫畫里就是因為某個人的存在,讓公司注意到了碧游村,繼而導致了碧游村的覆滅。

    而算一算時間的話,現在的陳朵恐怕已經背叛了公司,加入了碧游村了吧。

    嘖,難辦啊!

    如果不能把這個問題解決,推廣修煉的事(情qíng)進度絕對會因此慢一大截啊。

    可是要怎么辦呢?

    頭疼!

    林靈甩了甩腦袋,最終還是決定先解決眼前的事(情qíng),至于陳朵和碧游村的事,等下進一步了解(情qíng)況再說吧。

    現在考慮這些也沒有意義。

    ……

    龍虎山后山,田老居所——

    在支開了負責守護田老的道長,又打暈了另一個道童后,龔慶在田老驚愕的眼神中對著田老做了一楫:

    “全(性xìng)代掌門——龔慶,見過田老!”

    (床chuáng)上,田老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了,他是真的沒想到他的隨侍道童,已經入了天師府三年,幾乎是普通孩童無疑的小羽子,竟然會是全(性xìng)代掌門?

    怎么會……怎么會有這樣的事(情qíng)……

    看出了田老的吃驚,龔慶頓時笑呵呵的道:“不至于吧,田老,你不是自認為很了解全(性xìng)妖人嗎?”

    笑容越發的惡劣,“全(性xìng)掌門興致來了,到龍虎山上當幾年的小童,是很值得吃驚的事(情qíng)嗎?”

    “你……你……”田老想說什么,卻又一時間完全不知道說什么。

    而就在這時候,狂風吹開了緊閉著的門。刀光閃過,龔慶猛地來了個高難度閃避,滾到了一邊,又猛地爬起。

    他看向了前方,就看到一個人影擋在了田老(身shēn)前。

    “吃不吃驚我不知道,但是像你這樣利用別人的信任去傷害別人的行為,我還是蠻討厭的!”

重要聲明:小說《假裝自己非穿越》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五十七章 突然想起來的麻煩手機閱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