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宮本哀

    是因為楚玨太過自大了嗎?

    楚玨確實不是個很小心謹慎的人,這也和他們楚家的家訓有關。

    三代調查員,見過的人太多了。

    莽撞到極點的,慎重到極點的。

    他們都見過,可是無論什么樣的(性xìng)格,該死的話也絕對逃不掉的。

    不會因為你的(性xìng)格就突然天降某種光環,報你無憂。

    但這一次,楚玨還真不是太過自大了。

    天鈿玄子也沒有半分留手。

    可偏偏就在她那勢如破竹的光芒就要給楚玨(身shēn)上開個透明窟窿的時候。

    楚玨的影子卻突然動了。

    是的,楚玨的(身shēn)體一動沒動,影子卻移動了起來。

    甚至化作一個漆黑的如同盾牌一樣的東西,擋在了她的(身shēn)前,為她扛下了這抹光束。

    就像是動漫中那種可以((操cāo)cāo)縱影子在虛實之間轉換,進行攻擊和防御的能力一樣。

    這是之前在生化危機任務中她也沒使用過的能力。

    不知是后來獲得的,還是當時覺得沒用,才一直未曾展現。

    不僅僅是簡單的((操cāo)cāo)縱而已!

    楚玨一揮手,影子立刻覆蓋了她的全(身shēn)。

    如同一件黑色的盔甲,也如同一件漆黑的夜行衣。

    除了眼睛,再無一處肌膚露在外面。

    “厲害啊!”始終找不到幫忙機會的陸羽,此刻才發現自己好像更適合看戲......

    大小姐這么強了,王朝馬漢好歹明面上還是保鏢呢,要是再不做點什么的話有點太丟人了吧。

    “一見生財!”王朝輕聲喊道。

    一黑一白,兩頂長帽立刻出現在兩人的腦袋上。

    就是不知道為什么馬漢沒喊,也出現了帽子,帽子上還寫著“天下太平四個大字。

    黑白無常!

    陸羽作為雜書(愛ài)好者,一眼就認出了王朝馬漢頭上那造型奇異的帽子。

    黑白無常,亦稱無常,也稱無常二爺。

    位居(陰yīn)間十大(陰yīn)帥。

    白無常總是喜笑顏開,黑無常從來一臉嚴肅。

    兩人正是分別帶著兩頂高帽。

    白帽上書:一見生財。

    黑帽上書:天下太平。

    雖然平時王朝馬漢兩人的表(情qíng)和行為跟黑白無常還真有點像的。

    可誰沒事拿人跟鬼比啊。

    始終也沒往那方面去想。

    隨著長帽的出現,玉佩發(射shè)出的光芒就再沒有辦法將兩人((逼bī)bī)住了。

    現在的兩人半人半鬼,介于真實與虛幻之間。每次光芒擊中他們的(身shēn)體,就像是直接穿透過去一般,根本無法造成任何實質(性xìng)的傷害。

    不過,兩人的目標似乎并不是天鈿玄子,至少不是陸羽所看見的那個白發老婆婆。

    而是沖著天鈿玄子背后而去。

    是要奪取玉佩嗎?

    “天下太平。”一個嘶啞的聲音,從馬漢的喉嚨里說了出來。

    這還是陸羽和小胖第一次聽到他說話呢。

    別說,還真不怎么好聽。

    可有用啊!

    一句話出,右手凌空一抓,一道黑色的影子被馬漢一把掠走。

    王朝則是眼疾手快,在黑影被馬漢掠走的同時,連忙接住了玉佩。

    隨著黑影和玉佩的被奪走,本就蒼老的天鈿玄子,頓時萎靡起來,癱軟在地上,有出氣沒進氣的。

    “西奈!”小姑娘已懶得關心天鈿玄子的狀態了,此刻的她如同入魔一般,不要命的對楚玨連連猛攻。

    只是決心不小,效果卻有限。

    完全無法傷到楚玨分毫。

    她的紙牌明明鋒利無比,卻連楚玨用影子構成的衣甲都劃不破。

    “宮本,如果你還要繼續發瘋的話,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qíng)了哦。”楚玨似乎認識那個小姑娘,所以才遲遲沒有下狠手,但長時間的僵持讓她有些煩躁了,不得不出言威懾道。

    “你以為我真的是瘋了?”宮本答非所問。

    也不再繼續追砍楚玨了,收起紙牌,佇立在原地。

    “不用我以為,因為你本就是個瘋子啊。”楚玨的語氣有些無奈,似乎并不是在說氣話或者罵人,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罷了。

    陸羽也搞不懂她們是在說些什么,只是宮本兩字讓他好像想起來了點什么。

    他就不認識幾個櫻花國人,除了幾位老師,也就之前的岡板(日rì)川,眼前的天鈿玄子和宮本哀了。

    那個在生化危機任務里,一開始偽裝成npc扮豬吃老虎,最后在眾人“死傷慘重”后凱瑞起全場的那個人。

    雖然當時陸羽確實有些埋怨,埋怨她不早些自曝(身shēn)份,或許多個資深者,就不會導致各個掛彩,人人帶傷了呢?

    可當時宮本哀的解釋也很直接啊。

    她就算自爆(身shēn)份了,面對威廉,面對古老者,甚至面對那所謂的“邪神”,根本就是多送個菜而已。

    而且最關鍵的是,萬界偵探社何嘗規定過,一定要合作完成任務?

    何嘗說過要調查員冒著風險,去幫助別人的?

    更何況,當時的她只是以一件道具,用特殊的形式出現在生化危機世界中的,根本沒有辦法動用多余的力量,來提供什么幫助。

    難道,剛剛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段被遺忘的記憶,是關乎她的嗎?

    她就是宮本哀?

    由于之前在任務世界中,宮本哀都是以雪莉的形象出現,就算是之后現了原形,也不過是道具的原型,一只木偶罷了。

    所以陸羽并不能確認她究竟是不是宮本哀。

    “提線木偶。”宮本的手指在(身shēn)前不斷動著,就像手上拿著一個((操cāo)cāo)縱木偶用的提線板,現在正在((操cāo)cāo)縱著木偶表演一樣。

    神奇的是,隨著她手指的動作,楚玨的(身shēn)體也開始動了起來。

    可以看出,楚玨很想抗拒,但龐大的力量,又讓她無力逃脫。

    楚玨見無法抗拒,倒也沒做什么無謂的掙扎,而是干脆撤去了影子盔甲,苦笑著對宮本說道:“宮本哀啊,你要我跟你說幾次才好。你真的是瘋子,你根本沒有姐姐。你姐姐也不是我害死的啊。”

    還真是宮本哀,不過竟然是個瘋子嗎?

    怪不得之前她說自己和姐姐的劇(情qíng),那么像八點檔狗血偶像劇來著......

    “死到臨頭了還要胡言亂語。你給我去死吧。”宮本哀當然完全不信,這也算是正常,換誰來也不能真就信自己是瘋子啊。

    說著,手中浮現出三張紙牌,眼見著就要趁楚玨撤去影子盔甲的空隙,取她(性xìng)命。

    楚玨無奈,只得說道:“得,動手吧。”

重要聲明:小說《萬界偵探社》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八十一章 宮本哀手機閱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