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兩個囚徒(感謝【魚妖大王】的打賞!非常感謝!)

    “咕咚,咕咚……”

    潭底忽然開始不斷冒泡,潭水也變得渾濁起來。

    三人清晰地感覺到了潭底一陣波動,一種令人心悸的力量驟然迸發。

    寧不歡大驚:“快躲開!”

    話音未落,潭水就自動分出了一條道,一個斷臂囚徒發瘋似的沖了出來。

    “啊——”

    一股壓抑了千萬年的咆哮聲響徹整條山脈。

    轟隆隆!

    原本就被一分為二的山體瞬間瓦解,幾道猙獰的裂痕以深潭為中心,呈蛛網狀向四面八方迅速蔓延。

    三人灰頭土臉地退到了山谷之外,在水潭完全崩裂之前,又從深處爬出一個無頭的囚徒,他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但狀態卻顯得更加癲狂。

    開啟領域的寧不歡感受最為深刻,若不是潭底下的傳送陣崩壞,在這個無頭囚徒之后,很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囚徒出現。

    “他們來自同一個地方……”寧不歡站在九十九的頭頂上,血瞳就在他的眼前,映出傳送陣崩壞的剎那。

    “太(陰yīn)魔獄?”葉碎影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的囚服,只有一個大大的“(陰yīn)”字,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來自(陰yīn)間。

    寧不歡凝視著那名斷臂囚徒,只見他雙目充滿血絲,嘴唇干裂的皮直往外翻,雖然腳步踉踉蹌蹌,但絲毫不影響他的移動速度。

    也許是三人的力量太渺小,以至于這名囚徒壓根沒有注意,而是怔怔地望著神樹無壽原本的方向。

    “哈哈哈哈哈……”

    斷臂囚徒忽然仰天大笑,干澀的眼眶被暗紅色的血溢滿。

    笑聲驟停,臉色突然變得猙獰,血目一瞪,連著幾座山峰同時炸裂,震耳(欲yù)聾的響聲也蓋不住他的咆哮。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寧不歡和葉碎影對視一眼,皆是一臉茫然。

    斷臂囚徒速度極快,像風一樣掠出了三人的視線。

    僅剩的無頭囚徒佇立在亂石之上,雙手瘋狂地摸著自己的脖子,仿佛因為找不到頭顱而失去了理智。

    就在這時,一只穿山甲驚慌失措地從石縫中逃出,明明距離無頭囚徒還很遠,后者竟然立刻察覺,并忽然沖向穿山甲,只是一眨眼,長長的指甲便貫穿了它的(身shēn)體。

    三人駭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陣風將枯葉吹得沙沙響,其中一片葉子翻飛著劃過無頭囚徒的(身shēn)后,下一刻就被他的指甲撕了個稀碎。

    寧不歡心中一動:“莫非因為行動帶來的風?”

    先前斷臂囚徒吼得震耳(欲yù)聾,也不見他有什么反應,唯獨對移動中的物體異常敏感。

    葉碎影也緊蹙著眉,只覺得眼前的景象根本不符合認知。

    一個連頭顱都沒有了的人,怎么可能還活著?

    這可不是什么傀儡,而是有意識有(情qíng)感的人,雖然殘缺得有些不可理喻。

    三人面面相覷,皆是從彼此的目光中讀到了一絲困惑。

    通過領域,寧不歡立刻察覺到,此時有一行人正靠近這里。所幸路線有些偏差,否則前有狼后有虎,他們三人夾在中間就是死局。

    九十九匍匐在山谷外,三人便一直站在它的頭頂。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見崩塌的山谷,又不至于被輕易發現。

    寧不歡沒有出聲,感受著領域的反饋,靜靜等著那一行人的到來。

    “廉咒。”葉碎影輕聲道。

    寧不歡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為首正是那名手握巨鐮刀的神秘人。

    狹路相逢。

    廉咒一行人與無頭囚徒打了個照面。

    下一刻。

    “嘭——”

    漫天血霧毫不講理地撒在亂石上。

重要聲明:小說《幽都傘魔寧不歡》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八十七章 兩個囚徒(感謝【魚妖大王】的打賞!非常感謝!)手機閱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