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戶人家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葉天南 書名:秘寶之主
    .,

    “徐真真?”

    一旁的趙陽打量了一下對面的少女,只見得這少女(身shēn)材高挑,起碼有一米七。

    模樣還算周正,但卻雙肩略寬,臉型稍方,眉眼狹長,較之喻林月的明艷似乎是更多了那么一絲暴戾之氣。

    “早聽說你跟一個外城的打得火(熱rè),看來傳言真是不假啊!”

    徐真真掃了一眼旁邊的趙陽,不屑地嘲聲道:“竟然都帶進了這里,嘖嘖......”

    喻林月揚了揚眉,淡聲地道:“我跟誰走得近,可跟你徐真真沒什么關系!”

    “沒關系?呵呵......我哥對你那么用心,你卻跟一個外城土鱉走得這么近,你說有沒有關系!”

    徐真真挑了挑眉毛,讓那眼睛愈發地顯得兇厲了兩分,道:“你家現在也算真正的頂級勛貴了,難不成你們喻統領還真打算找個這外城土鱉當女婿?”

    喻林月的眉頭已經緊緊鎖起,正要出聲,旁邊清朗的聲音已經響起:“我不知道這位姑娘家中是何等高貴存在,但我覺得姑娘應該清楚,新山城能有今天,靠的所有人齊心協力建立維護起來的!而不是單純某一部分人。就算是內城居民或者是勛貴們,也只是其中相對杰出的存在。”

    “現如今獸潮兇猛,靠的更是諸多城衛、拓荒隊將士們的泣血奮戰。姑娘家中長輩,或許為新山城曾立下諸多功勞,才得(身shēn)處高位,但卻不知其中有姑娘幾分功勞能讓姑娘如此自信?”

    趙陽這話一出,喻林月眼中的笑意便逐漸濃郁,這家伙就是這點好,不亢不卑的,對上誰都氣勢不弱。

    但對面的那徐真真臉上表(情qíng)便是驟然(陰yīn)冷,盯著趙陽,寒聲地道:“我(身shēn)為警戒者,多次參加獵殺異獸,親手獵殺更是有四、五頭之多,你這外城土鱉竟然羞辱于我?”

    “呵呵......羞辱不敢,只不過是想糾正一下姑娘的某些觀念而已!”

    趙陽淡聲地道:“你稱我為外城土鱉,在下確實是出(身shēn)外城不錯,但我也曾多次親手獵殺異獸數頭,也曾因藥物發現立下五等功勛,更曾在獸潮來臨之際,參與阻擊,救下不少人命!”

    “倒是不知姑娘有何資格看不起我趙某人!”

    看著趙陽一臉淡然笑意,徐真真不(禁jìn)柳眉倒豎,怒火中燒,寒聲冷笑道:“救下不少人命?你有什么資格救下不少人命?別真以為你走狗屎運,碰上些事就當自己的功勞!”

    旁邊的喻林月輕輕地笑著,突然淡聲插口道:“是不是有功勞,也不是你徐真真可以評說,功勛委自有認定!”

    “我南城衛替趙陽申請功勛的申請書已經通過了大統領的審批,預計這兩(日rì)功勛委便會有定論下來!”

    這話一出,徐真真便是面容一驚。

    雖然她家不是城衛系統的,但她也知曉,需要通過城衛大統領審批的功勛申請,那只怕是至少是三等以上功勛!

    三等以上功勛,可不是什么四等、五等可比。

    (身shēn)具三等以上功勛的存在,便已經正兒八經算是新山城的真正勛貴階層了。

    旁邊的趙陽倒是一愣,看向喻林月道:“我怎么不知道這事?”

    “獸潮之后第二天,主持安全區阻擊的宋巡官便正式向南城衛為你報功,經過我南城衛審批之后,前兩天便送往城衛總部審批,因為多了一道審核程序;所以這個時間有點長,你不清楚是因為我沒告訴你!本來打算到時候給你一個驚喜的!”

    喻林月笑著解釋了一聲,看了看那邊臉色鐵青掉頭便走的徐真真,嘴角微微一翹,道:“她父親是拓荒隊的徐首領,所以向來心高氣傲,這次吃了這個虧,估計怕是記得你了!”

    “徐首領?”

    趙陽倒是還真有些吃驚,難怪這姑娘一副誰都不如她家**的模樣,原來還真來頭不小,拓荒隊三首領,這新山城能比她家地位高的,還真沒多少了。

    “怎么?后悔得罪她了?”見得趙陽吃驚的模樣,喻林月笑著調侃道。

    “嗯,有點......總感覺我跟拓荒隊好像命中八字不合!”

    說起這個,趙陽自己都忍俊不住地搖頭笑了起來:“從小隊長......啊不,副中隊長,到大隊長,再到現在的首領,感覺都得罪了個遍!”

    “嗯嗯......還真是!”喻林月也忍不住地笑了起來。

    喻家的晚飯,向來都是其樂融融的。

    自從喻統領扶正之后,這執勤的時候便少了許多,經常都可回家吃飯了。

    喻林月這從訓練場出來,天色便已經不早了,與趙陽分別之后,回到家正好便趕上了飯點。

    這進門一看,眼中便有著一些驚喜,道:“爸,你回來了!”

    “不當值,當然就回來了!”喻統領呵呵地笑著,招手道:“快來快來,我還以為你今天不回來吃飯!”

    “當然回來的!”

    旁邊的喻天強也哼哼地笑著道:“我還以為你又和趙陽還有那個清風去外城玩了!”

    “呃,沒有,我放學就去了一趟訓練場!”喻林月一邊去洗手間洗手,一邊道。

    一旁的喻母,看了看走進洗手間的女兒,突然看了一眼自己老公,道:“你有沒有發現林月今天心(情qíng)不錯!”

    “看到我回來了,她心(情qíng)當然不錯!”喻統領哼聲地道。

    “不是......我剛看她開門進來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就不一般!”

    喻母倒是相當的篤定,笑著看著洗手間里的女兒,低聲地道:“不信,等下你看我問問!”

    “林月,碰到什么開心的事了嗎?”

    待得喻林月從洗手間出來,喻母便似乎是隨意地笑著問道。

    “是的!被喻母這么一問,喻林月臉上的笑容似乎終于是壓抑不住了,白白的小虎牙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喻母得意地看了一眼喻父,繼續道:“什么事這么開心?”

    “我的實力提升了一截!”

    “實力提升了......一截?”

    這下不止是喻父喻母兩人一愣,就連旁邊的喻天強也是一愣。

    “提升了一截是什么意思?”

    他們很快就清楚了!

    兩兄妹就在客廳里過了幾招,喻天強看著輕松避過自己幾次進攻,在這滿是障礙物的客廳,(身shēn)形流暢的喻林月,臉上滿是驚疑。

    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驚疑道:“難道是我今天狀態不好?”

    “是我實力提升了!”喻林月理直氣壯地得意道。

    “真的提升了!”

    喻父的表(情qíng)微妙了起來,作為南城衛統領,四階覺醒者,他自然清晰地可以看出其中的問題。

    “怎么回事?”

    在家人一致的疑問目光中。

    喻林月一臉神秘地道:“你們聽說過神力藥劑嗎?”

    “.......”

    半晌之后,喻父喻母加上喻天強三人,一臉的震驚:“你說趙陽給你弄的?輕(身shēn)藥劑?”

    “對!他給我配的!”瞧著父兄們臉上的驚駭,喻林月臉上笑容燦爛至極。

    “十萬?投資?”

    “對,我們決定一起做這個生意,我覺得(挺tǐng)賺的!”

    “做什么生意,都直接賣給我們南城衛!”喻統領強硬地道。

    “五十萬一瓶,都賣給南城衛,爸你賣得起嗎?”喻林月聳了聳肩道。

    “你成本多少,十萬?憑什么賣五十萬?”喻統領愣了半天,終于惱怒地道。

    “神力藥劑效果只有我們輕(身shēn)藥劑效果的一大半,它能賣五十萬,憑什么我們不能賣五十萬?!說不定賣得還更高!”

    “......”

    “那個......林月啊,趙陽說讓你投資,這打算分你多少啊?”瞧著丈夫臉上的尷尬,喻母趕緊轉開話題道。

    “這個......我們沒說過!不過不會少!”喻林月自信地聳了聳肩,道:“畢竟我家投了十萬!”

    瞧著喻林月一臉的驕傲自信。

    “十萬賣五十萬?”

    “一瓶利潤四十萬,十瓶四百.......一百瓶四千.......”

    三父子對視了一眼,突然覺得好像喻家可能也要跟著大發一筆了。

    喻母在一旁感嘆著道:“這個趙陽......還真是個好孩子!”

    一旁的喻父深吸了口氣,看向喻林月,沉聲道:“他的配方怎么來的?”

    “沒問!”喻林月笑了笑,看向父親道:“反正有效就行了!”

    喻父輕輕地嘆了口氣,看了看對面的一臉笑吟吟的喻母,然后終于出聲道:“吃飯!”

    “媽......”一邊吃著飯,喻林月一邊看向母親道:“還有個事!”

    “什么事?又是趙陽的?”喻母動作優雅地吃著飯,一邊看向女兒,道。

    “是也不是.......”喻林月緩聲地道:“您還記得城建的楊世榮么?”

    “楊世榮?怎么?”

    喻母夾了一塊魚(肉ròu)放到口中,看了一眼女兒。

    “他因為被誣告,所以去年丟了廳長的位置,您不是說過這人能力不錯?”

    喻母細細地嚼了嚼口中的魚(肉ròu),才抬眉看向女兒道:“趙陽讓你找我?”

    “他現在是我們學校紀律部長,楊世榮的女兒楊子琪是副部長,找上了他!”

    喻林月笑了笑道:“他給了楊子琪一頭風狼,讓她準備覺醒,還讓我幫問問您,看這事能不能成!”

    “一頭風狼.......嘖嘖,這本錢下得可不小!”一旁的喻天強看著自己妹妹,嘿嘿地笑道:“他這是看上人家了吧?”

    “對,看上了!”喻林月輕哼了一聲。

    對面的喻統領,這會卻是嘆了口氣,道:“這小子年紀不大,所圖卻是不小!”

    “所以呢?”喻母笑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

    “我是城衛統領,又不是你林區長,不管市政的事!”喻統領輕哼了一聲。

    喻母也笑了起來,看向自己女兒,道:“女婿開口,這個事只怕還是得辦才行!”

    “媽啊......”被母親這般一調侃,就算是喻林月也忍不住地臉紅著(嬌jiāo)嗔了起來。

    “行了!人家聘禮都下了......”喻母對著自家女兒調侃道。

    “哼,什么聘禮,咱們家可是投了十萬!想娶我女兒,單憑這點可沒門!”對面的喻父哼聲道。

    “.......”

    提示:瀏覽器搜索(書名)+(完 本 神 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書!

重要聲明:小說《秘寶之主》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戶人家手機閱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