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 喬一勛

    謝歡上前扶住肖薇和秦挽月,“現在先扶她回去休息,她應該快醒了。”

    肖薇和汪湉點了點頭,兩人合力扶著秦挽月,先朝另一棟別墅走過去。

    謝歡隨后將那件寢袍和旗袍,收了起來帶走。

    這兩件煞氣一樣重,要是繼續留在這,遲早還是要生是非。

    收拾妥當后,謝歡回頭看了一眼,二樓的衣帽間,看著那化為齏粉消失的鳳袍,才轉過頭,離開。

    ……

    肖薇和汪湉扶著秦挽月回了臥室。

    沒多久,謝歡也走了回來。

    秦挽月眼皮微微動了動,似乎有蘇醒的跡象。

    肖薇便緊張地看著謝歡,小聲道:“挽月,是不是快醒……”

    哐當!

    肖薇的話還未說完,門外就傳來一道大門震動的聲音。

    肖薇連忙走到臥室的陽臺上看了一下,就看到大門外又停了一輛車,一個男人已經走進了院子。

    她一眼認出來,那個男人就是喬一勛。

    “怎么辦!喬一勛回來了!”肖薇急忙跑回(床chuáng)邊,緊張急切地道:“要是被他看到挽月這個樣子,該怎么解釋?”

    秦挽月(身shēn)上再次出現了大面積的皮癬和爛瘡。

    這要是被喬一勛看到了,秦挽月怕是連最后的體面都沒有。

    正在這時,謝歡就看到秦挽月睜開了眼。

    見狀,她朝肖薇微微一笑道:“薇薇姐,請你幫個忙,下去攔著他一會兒。我有點話,想單獨和秦小姐說。”

    肖薇愣了下,看著秦挽月睜開眼,卻有些呆滯的目光,點了下頭,連忙走了出去。

    謝歡朝汪湉也看了一眼。

    汪湉乖覺地走到門外。

    謝歡這才走向(床chuáng)邊,看著秦挽月,“我知道你已經清醒過來,也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qíng)你都知道了。”

    秦挽月呆滯的雙眼,這才有了片刻的晃動,眼底迅速積攢出來一層血色,動了動干裂的唇,“我快死了?”

    謝歡嗯了一聲,“最多不過還有三個月。”

    秦挽月眼底流下淚來。

    見她雙手緊緊抓著被子,謝歡繼續道:“剛才我跟乙弗純說的話,你應該都聽見了,盡管乙弗純((操cāo)cāo)控了你的(身shēn)體,但并沒有奪走你的神識,對吧?”

    秦挽月沒說話,但眼底完全不像之前那么暴虐和驚恐,反而透著無限的悔恨。

    可見,她確實聽見了。

    謝歡:“既然聽到了,你就應該明白,無論如何,我們都不可能再讓你去害無辜的人。”

    所以,想要用人皮外衣維持自己的完美,繼續活下去,不可能。

    秦挽月撐著雙臂,坐了起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走到了這一步……不過,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了是吧?”她抬頭望著謝歡,“你要把我抓走,交給警察嗎?我不會拒絕。”

    “你的生命已經進入倒數,我也不想做的那么絕。”謝歡這話,就是說,她不會把秦挽月抓走。

    秦挽月聞言,道了一聲謝,“謝謝你。”

    謝歡:“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和想做的,剛才我和肖薇的話,你應該也聽見了,你還剩下不到三個月,好好珍惜吧。”

    話音一落,外頭就響起了男人的聲音。

    “你們這都站在外面干什么?”聽這聲音,秦挽月神(情qíng)顯得有些激動,但也僅僅是片刻。

    緊接著,她就恢復了一臉死寂。

    肖薇是認識喬一勛的,剛才出去攔了一下,喬一勛就問秦挽月人呢,她也只能說秦挽月有點不舒服,在屋里休息。

    喬一勛就非要上來看看,結果就看到汪湉站在外面。

    好端端的,來了外人不說,還站在外頭跟個保鏢似的,喬一勛就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肖薇還在打岔,“剛才挽月說,她想洗個澡,覺得(身shēn)上不舒服,我們就出來等她,這個是我一個鄰居妹妹,我帶她來跟挽月買裙子的。”

    秦挽月聽到外頭的動靜,摸了一下自己臉上和雙臂上的瘡,忽然低聲問道:“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謝歡注意力放在屋外,聞言,便問:“什么?”

    “我知道,你好像很厲害,那你能不能幫我,幫我恢復一下,我不想在他面前那么難堪。”秦挽月摸著自己的傷,低聲。

    謝歡了然,卻不理解,“到了現在,你還想用外貌留住他?”

    秦挽月搖頭:“不是,我只是不想在他面前,顯得太狼狽太難看,我想就算離婚,在他面前,起碼也沒有灰頭土臉過,沒有因為這場婚姻而難過過。”

    謝歡這才明白,這是秦挽月骨子里的驕傲。

    就算真的被折磨到遍體鱗傷,還是不愿在渣男面前,暴露自己的軟弱。

    看著秦挽月那模樣,謝歡想了一下,往(床chuáng)邊靠了靠,握住秦挽月的手,一抹玄氣灌注到秦挽月體內,同時在她(身shēn)上放了一張誅邪符。

    秦挽月就看到她(身shēn)上的傷口,在一點點的消失,恢復了往(日rì)的光彩。

    ……

    門外。

    喬一勛覺著有點不太對勁,看著肖薇和汪湉明顯緊張地神色,他一皺眉,不顧肖薇的阻攔,直接推開門,走了進來。

    他一進來,就看到一個生臉的小姑娘,站在(床chuáng)邊,秦挽月換了一件紅色的吊帶裙,正坐在梳妝臺邊,整理頭發。

    看到喬一勛回來,秦挽月笑吟吟地站起來,“今天怎么回來的這么早?”

    喬一勛看到沒什么異樣,心里的不對勁也就放下來了,他放下手里的東西,提步走過來,跟秦挽月貼面親了一下,好像(熱rè)戀中的(情qíng)侶一樣。

    旋即,他才摟著秦挽月的腰肢,看著謝歡,問道:“挽月,這位是?”

    秦挽月介紹道:“她是薇薇介紹過來的,跟外頭那個小姑娘一樣,都是來找我買裙子的。”

    喬一勛哦了一聲,笑道:“家里又不缺錢,那些裙子都是你心(愛ài)的東西,自己留著唄。”

    秦挽月卻道:“不用,我自己又穿不了那么多,更何況華衣贈美人,這兩個小妹妹都長得真好看,陪我那些小裙子再好不過了。”

    喬一勛現在對秦挽月驕縱的很,也不在乎這一些細枝末節,便道:“你自己喜歡就好。”

    秦挽月勾著紅唇,親了他一下,旋即朝謝歡笑道:“小妹妹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有話想和我老公說。”

重要聲明:小說《農門追妻令:娘子你五行缺我》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1102章 喬一勛手機閱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