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未必如愿

    王驚蟄跟王闖說完,他大半夜的就跑到了村長里“咣,咣”的敲著門,喊道:“老于大爺,于大爺……”

    村長姓于,往上數三四代就生活在了七五八農場,姑娘兒子都搬出去了他就打算老死在這村里了,今年都快七十歲了也沒退下來,主要是他比較能服眾,村民選村長的要素就是誰行誰上跟年齡到不到線沒關系。

    于村長披著大衣,扣著眼屎出來了,腦袋上頂著亂糟糟的一頭卷毛,見到王闖后就皺眉罵道:“((逼bī)bī)崽子大半夜的不睡覺,鬼敲個什么門啊”

    王闖激動的抓著于大爺的胳膊說道:“我家有福有救了,真的,老于大爺真的有救了,你跟我過去一趟。”

    于大爺瞅著他,打量了好幾眼,這一天下來直到現在王闖熬得都不像人樣了渾(身shēn)上下一股餿吧味眼睛里都是血絲,說話的時候全是顫音手還在哆嗦,明顯(情qíng)緒特不穩定。

    “你是不也跟著你兒子一起傻了,那有福都病了快二十年了,看過多少大夫和大仙都沒治好,你說你跟著發的什么瘋?”

    “真的啊于大爺,真有救了,人就在我家里呢,你,你快點跟我去看看”

    “真事?”于大爺又狐疑的問了一句。

    “是的,是的”

    “那行,你等我會吧,我去穿個衣服這就上你家里去”

    王闖從村長家跑出來后,又去了幾乎村民家里,這些人都是跟他平時關系不錯,有的還沾親帶故的,沒用上半個小時,他就又跟著這些人挨家挨戶的敲著門,除了家里沒有人的其他的全都給叫了起來,按照王驚蟄說的一家一戶出一個人,他也沒跟人直說是怎么回事,第一是說了也說不明白,第二是說了人家可能也不信,還是先叫起來去了他家再說,都是鄉里鄉親的,整個村里誰不認識誰啊。

    然后就看吧,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里,王闖的家里就擠了一堆的人,里屋外屋全都是了,屋子里站不下的就擠在了窗戶邊,抻著脖子往里面看,因為王闖的傻兒子可能已經要好了的事誰都(挺tǐng)好奇的,畢竟王闖為了這個傻兒子付出多少,這又過去了多少年,都是親眼看見的,這就都(禁jìn)不住的過來湊個(熱rè)鬧了。

    王驚蟄看見來外人以前就已經把王有福丟的那道魂給收了起來,又讓王闖他媽把小崽抱到懷里免得被人給看出來。

    等到王闖在村子里走了一圈再回來時,村子差不多幾乎都到了,老村長于大爺卷著一根煙坐在了正中的椅子上,聽著王闖把前因后果說了下,他眼神不時的瞄著王驚蟄,總覺得這小伙子說話是不是太玄了點,這都多少厲害的出馬仙都沒解決的問題,他來了兩天就成了?

    “你的意思是說,有福的魂丟到了死人溝那邊,然后找你給招了回來,只要再送回去他就能好了?”

    王驚蟄點頭說道:“差不多是這么回事吧,也算是丟了”

    有跟著王驚蟄就和王闖去死人溝的村民咋咋呼呼的說道:“于大爺是真事,這小子領著我們去了一趟死人溝,你知道這地方的,嚯,太嚇人了,我們去的時候那里冷得人直打哆嗦,然后就看見有個影子過來了,哎呀你還別說,瞅著就跟有福長得一摸一樣的”

    “嗯呢,嗯呢,這孩子我打小就看著他躥起來的,他長啥樣我都認不出么?絕對是那傻小子的魂,沒錯了”

    于大爺皺眉說道:“你們忘了,村里啥規矩啊,死人溝那里不是不能去的么。”

    王闖攤著手說道:“這不是都跟著我去找兒子了么老于大爺”

    村長抬著腦袋看著王驚蟄問道:“小伙,你能救啊?”

    “應該不成問題”王驚蟄點頭說道。

    “那你送回去不就得了么,這大冷天的俺們都在(熱rè)乎被窩里躺著呢,又讓王闖給喊了出來,你說這折騰個啥啊,你快點的趕緊讓人好起來,俺們好再回去睡覺。”于大爺不耐煩的裹著煙袋說道。

    “是啊,是啊……”村民七嘴八舌的催促著,這個點都已經后半夜一點多了,農村里又沒什么娛樂活動睡的本來就早,到這個點幾乎都睡了一覺了。

    王驚蟄也掏出根煙,點上后捋了下頭緒,讓村民們吵雜的聲音先靜下來,他這才沖著于大爺說道:“老村長,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個說法,叫守村人,一般有點歷史年頭長一些的村子里都會有這么一種人,從小就是傻的,但不招災不惹禍,誰家有了事就都過去幫個忙,紅白事都去,苦活累活都能干,干完了還一分錢不要,給口飯吃就行了”

    老村長尋思了下,皺眉說道:“以前好像是聽老人說起過守村的說法,嗨?你還別說,我活這么大歲數了也看過不少,這附近的幾個村子里,還確實有兩三個都有傻子的,別的村我真不清楚,但你要說俺們村?”

    老于大爺頓了頓,忽然反應過來了,看著炕上躺著的王有福,他一驚一乍的說道:“你是說,有福是我們的守村人啊?”

    王驚蟄點頭說道:“對,就是這么回事,王有福就是咱這村的守村人,從小三四歲傻了以后一直到現在他都守在了村子里”

    王驚蟄的話音落下,老于大爺和村民都細細的品著,他要不說的話還真沒人留意到,平(日rì)里確實誰家有事了王有福都會去(熱rè)鬧,比如哪家辦喜事結婚了,他就跟著擺好碗筷,收拾桌子,但絕對不會上桌吃飯,也不會去打擾賓客,然后等著人都吃完了剩下一堆殘坑剩飯,他就會撿幾盤菜放到一起,囫圇的吃著,吃完以后不聲不響的就走了,人家干活要錢,他就要一口飯。

    事(情qíng)是有的,平時沒人留意到的原因就在于王有福干這種事的時候太多了,十幾歲的時候到現在都快有十年了,漸漸地村里的人就習慣了在辦事的時候看見了他的(身shēn)影,久而久之就沒人覺得這算是什么(情qíng)況了。

重要聲明:小說《天命賒刀人》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1005章未必如愿手機閱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